CI WEN CLUB
商业星光周-骢式目标当老大,做东西时至少可以不用那么抠
日期:2016-10-13 15:26:25 浏览次数:
\
《老九门》对外公布的投资数据是1.68个亿,《暗黑者2》号称摆脱“穷网剧”的帽子,《暗黑者1》则是小成本的小打小闹……变身成制作人以后,又有了自己的公司“视骊制作”,跟一哥分不开的是一个又一个关于钱的数字,这个时候称他为创作者已然不够妥当,更适合称他为运作者,把整个项目这块儿盘子转起来,让创作者没白瞎辛苦,让投资商赚钱,让平台高兴,让团队的人也得到满足感。身份的转换对观众们的影响更大些,因为我们因为这样的转换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但对白一骢来说,区别不仅仅是这样。

从年少轻狂到大家长
 
白一骢最开始当了七八年的编剧,让他走上导演路的是因为他想“拍点自己想拍的东西”。抱着这种想法走下来,才有了现在的制片人白一骢,以及视骊制作。
 
 
\

白一骢说以前的自己挺“年少轻狂”的,但是现在不是这样了,或许是因为从一个人到一群人两个状态的转变,从前一个人的时候做事情的后果的承担成本很低,就会有些“轻狂”,现在是他一个人拉着一大波儿的团队在做事儿,不能一个人“轻狂”了把整个团队拖下去,自然身上会多一些责任感。
 
这个责任感不仅仅是现有阶段的“有钱花”,白一骢为团队里的人想的更长远些,他希望公司的这些战友们在未来的几年,在这个市场上能够站到一个有安全感的位置上去。包括现在在团队里,有一些伙伴因为能力与公司目前体量不匹配而安全感缺失,这些小问题白一骢都注意得到。所以尽管现在以他的能力可以带一些更强的人进来,但当这些人进来后,可能就会影响现有人员的归属与位置,对于团队的结构稳定其实是不利的。对他来说,“哪怕我累一些,我都不愿意要一个破坏结构的团队。因为当跟大家一起往前走的时候,更多要考虑团队的每一个人。”

\

白一骢做的也不止这些,他对于团队成员的维护程度很高。因为自己编剧出身,太了解在国内做编剧的苦,需要经过导演,平台,资方以及拍摄过程中各种因素的干扰。所以他对自己的编剧团队是尽量保护,让他们在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里去创作。白一骢带着编剧团队开剧本会,修改剧本时甚至会细化到具体某一点要修改成什么样。作品拍出来遭骂,白一骢也坦然接受,而不是把团队的谁推出去让他来扛着这个锅,他自嘲这一点是因为大家都没有他“不要脸”。
 
白一骢就是这样在带领着一拨团队来做东西的,在他的团队里,有粉丝应聘来的,有人上班路上要两个小时也心甘情愿。
\
 
有了更多的控制权
 
当了制片人后说话显然要比导演说话管用一些。曾经白一骢最痛恨的抠门儿制片人根本不要求画质,胡乱凑合的问题再也不存在了,自己当制片人的白一骢可以花更多的钱在制作上。
 
当下电视剧制作中市场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真正花在制作上的钱还有没有演员的费用多。白一骢对这一点也坦言《老九门》很幸运,这两个比重差不多可以倒过来。因为几位演员给了他非常好的价格。而这三个人在《老九门》里的价格加起来,很可能是目前他们现在其中一位的报价。

\

按照自己所计划的,白一骢把大笔的银子花在了制作上。剧组的拍摄地在横店,因为是观众心里的“老熟脸”,置景时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去横店化”。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佛爷的家,二爷的家,基本上里面的场景除了结构之外都是重新搭的。这样的显著效果就是白一骢自己在做后期时也常常忘了“哦这个是在横店拍的。”

\

导演的权力更多的在拍摄方面,制片人更要把控全局,把整个盘子转起来。在进行一个IP改编时,白一骢更希望能够跟原著小说的作者有更紧密的合作。
 
《老九门》在制作之初,实际上是没有一个完整故事的,而是由过去的故事中的数个支点呈现出来的大体框架。因为这些支离破碎的情节,三叔本人也担任了《老九门》的编剧。而白一骢则更希望他能参与到制作的环节中来,在白一骢眼中,三叔也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就这样,在主创团队里,三叔同时担任着“编剧”与“监制”两个角色,以原著作者的,编剧的角度去对剧的最终呈现效果提出意见与修改。
 
编剧同时参与制作其实是白一骢一直很欣赏的国外剧作的模式,美剧中的很多编剧同时也担任制作人。在白一骢自己的团队里,他也想把编剧们都培养成“监制+制片人”,除了文本权利之外也有一定的制作权。

\

身份转变之后,用白一骢的话说,“我终于可以像当年那样成为那个讨厌的大猫儿的时候就发现再也没法儿回去做导演了,为了想实现一个创作上的自由,然后一步步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走到这一步之后发现你回不去了,这是人生中间充满矛盾和无奈的地方。”尽管如此,白一骢依旧能带着这样一拨人坚持做下来一部又一部的剧,而不是撂了挑子再回去写剧本,大概是因为只有这样,他的才华才能被更少的客观条件所限制,想要去拍的东西才能有更大的机会去实现。
 
\